移动版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从江 > 养心之旅

奇幻的黔东南之行


字体: 点击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小记:黔东南之行始于贵州朋友的一张图片,思南的一片漫山遍野弥散的绿意太过冲击,留下一个念头,一定要在春天去一趟黔东南。于是作为一只菜鸟,无知者无畏的半小时扫了两篇游记之后,匆匆地就定下了贵阳入黎平出的机票,这趟就算铁板钉钉了。待到出行之前去看交通,才知道“动辄三小时,每天只有两趟车,徒步,包车”,立马傻了眼,才知道自己是真傻真天真。Anyway,做功课出发,只有这一条路嘛。
    出发前的计划是这样的:
    Day0:上海-贵阳,宿机场附近,到客运东站方便;
    Day1:贵阳-榕江,担心到达加榜太晚,预计停留榕江,逛三宝or大利or宰荡;
    Day2:榕江-宰便(党纽路口)-加車,宿加車;
    Day3:加車-从江-小黄,宿小黄;
    Day4:小黄-从江-岜沙-从江-肇兴,宿肇兴;
    Day5:肇兴-堂安-肇兴,宿肇兴;
    Day6:肇兴-黎平,飞机回上海。
    实际发生的黔东南之行,一路的奇遇和幸运,将我出发前的忐忑击得粉碎,大抵少有我这样幸运的人,总是遇到最可爱的小伙伴,总是及时在最佳的时机出现在最美的风景前,少有我这样的奇葩,可以把黔东南的路线走完,觉得优哉游哉。投桃报李,从头再攒人品。
    要说的最重要的一句是:出发前必须做行程,只是有两样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一是遇到的人,二是遇到的天气,只能拼人品啊:D
    Day0(Apr28,小雨):上海-贵阳,宿机场附近的七天连锁,第一次注册可以享受77元自主大床房,性价比不错哦,关键是隔天46路四站到终点站,约15分钟,即可到客运东站。
    Day1(Apr29,小雨转阴):贵阳(9:00)-榕江(12:00),客运东站7:30开始售票,票价120,全程高速,路况很好。榕江(13:00)-宰便(党纽路口16:00),票价30元,LP贵阳该趟车时间有误,不是13:30。早上7:30有一班,不过有时候可能会无故取消,隔天遇到的一位朋友就被放鸽子了。之后党纽路口到加車,计步器显示10公里,徒步约2小时。路口有面包车或者摩托车可乘。夜宿梁老师家,标间80,单人间60,有热水独立卫生间,13638557852。
    在贵阳到榕江的车上,还在忐忑,一是天气,外面看着一片雾气,已经不抱希望能看到阳光下的梯田,只希望到加榜的路况不要太差可以安全抵达。二是到榕江的逗留要如何打发,或许到三宝看看榕树群给后面的旅行做个低调的铺垫。在休息站停靠的时候,外面看起来还是这样烟雨迷蒙前路茫茫的,可是一到榕江汽车站,好运就开始啦。

    贵阳到榕江的大客车上一看就都是本乡人,只有我一个人奇怪的背着一大包,铁定没有志同道合的了。一下车,同时抵达的还有一趟凯里到榕江的,人群中最显眼的就背包啊。几个背包往售票厅移动,“一路尾随“;在打听去宰便的车几点,心里按赞!当小尾巴缀在后面,弱弱地问你们是去加榜嘛?最有爱心的张大哥爽快地说”你也要去加榜吧,得嘞,跟着我们走吧“!万岁!头顶立马感觉有彩带乱喷的特效。和宰便车的售票大姐确定好时间是13:00,留下电话,跟着去对面找饭迟咯。饭桌上互道称呼,才发现和婷婷姐简直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半个老乡,同姓,还是双子和天秤的搭配,无敌了。尝试了腌鱼,用修的话说”试一口终身难忘“,就是这好家伙了!


 

    吃饱喝足,接下来才开始真正的在路上那!榕江到宰便,一出发就是下马威,道路明显颠簸得狠。只是走沿河路的好处在于,可以很好地满足我们初来乍到的好奇心,所谓沿河路,顾名思义,右边一路是都柳江。路随山转,水随山转,满目绿色和栉比的山寨一样随着转。途径一处,真是漂亮,正在山的拐角处,下面一片浅滩,山寨临水而建,渐次而上,吊脚楼的一层掩映在树丛中,甩钢筋水泥的建筑几百条街。水浅还系着一条小船,在都柳江上轻晃。在颠簸开着的车上,只能按个快门这么凑活个意境了,自行想象。

    下午四点左右,经历了三小时的颠簸和盘山公路,见识了最浑然天成的厕所之后,车上也只剩下我们一行五人简直成专车了,顺利安全抵达党纽路口。碰头商议一下体力尚可,那就开始徒步吧。于是小菜鸟人生第一次负重徒步开始了。一下车,整个人就立马激灵清醒了,所有的好奇心新鲜感兴奋劲儿诸如此类的就统统前赴后继的来了。看山也雄壮,树也青翠,草也妖娆,小野果又红又甜,新冒出的松针嫩绿像是开了满树的花,起伏的山路看着也很顺眼觉得曲折的很有美感。有时候去哪儿不重要,只是从呆腻了地方到别处,才放下了欲念,只留下最初的好奇心。这不饿极了,前菜都吃的欢。

    从党妞路口到党纽村,一路地势较低,比较轻松,感觉走在山坳坳里,被四面群山环绕。之后往加页村走,再从加页到加車,地势一路上行,梯田呈现出越来越多得面貌,更多元的形态,也越发壮丽起来。尝试想留下那种感觉,但是和婷婷姐讨论说太难。我们所能留下的照片,实在难和所见到的媲美。最重要的是,那种身临其境的感受,不是平面的图片所能达到的。我们看到的是360全景的,近前和不断延伸到不可见的远方,是能呼吸到都觉得过氧的清新的空气,还带着雨后未干的湿气,整个通透透的,再加上移步换景,这些用什么技巧和器材可以实现,更甭提同行的伙伴一起演绎得故事和氛围了。在加页所说的最佳观测点看到的梯田,确实角度极佳,可惜天色略暗。

    边走边玩,边走边拍,边走边赞叹,两个半小时后,天色将暗,成功抵达加車。那个激动啊,和婷婷姐一起手拉手齐步迈进加車村,梯田上的寨子,一片安静。在加页到加車的途中,一度到体力的临界点,遇到一个摩托车下来的小哥儿,似乎在找什么人。想起在加页村附近”晾活“下等着爸妈的小姑娘,以为是在找那个小女娃,结果小哥儿是着急的问,见着我们家狗没有。。。。人与自然那!

    我们以为这些已经是主菜大餐,看着天气想着也没有日出可看,能看到这一路的壮丽,就满足了所有的期待。然后,捶捶腿,洗洗澡,聊聊天,满足的睡去了。第一次负重十公里,留念。做美梦,都想不到第二天等待着我们的,是怎样的惊喜。

    Day2(Apr30,多云转晴),加車-党纽路口,摩托下山一辆车两人30元,这十五分钟太”销魂“了。。党纽路口有宰便-从江的中巴,14:00经过,或者加榜-从江的中巴14:40经过加車村口。但要注意,假期中巴可能满员然后上不了。。我们就是在路口等了两个小时结果满载。。。于是包了面包车(8座,150元)到腊娥大桥,在那儿有比较多到从江的车,15元,约1.5小时到从江。从江-小黄,包车120元,1小时。5月1号节假日期间小黄会收门票,好像30,我们到得是30号不收。
    奇迹在这一天的清晨就开始上演。大抵前一天下雨的关系,山谷里一片雾气。天山的云层较厚,想来看不到日出了,不管怎样,总要登高望远。于是顺着加車寨修建的水渠往梯田上走去。走到半山腰,太阳突然露了个小脸,眼前的梯田立马上了妆变了样。

    正看得欢,这一片雾气从右边的山谷倏忽往左边的山上飘去,那移动的瞬间,真想哭真想粗口,这是多好的运气啊!仿若仙境。而这还不是最好的。听到后面有人招呼说,似乎再上面的视野更好,管他呢,虽然我是手机业余路线的,可俺怀揣一颗追求专业的心那,哈哈。上!
    于是,我拍到这张我最最喜欢的照片,没有之一!

    阳光只是出现了那么两分钟,不太强,不太弱。雾气正好飘到了梯田上,不太浓,不太淡。我正好站在了那个田埂上,不早,不晚。没有专业设备,没有花时间调参数,这个最美的瞬间,被我逮住了安放在我的时光里。
    我就是一个幸运儿啊!在那个田埂上,只有我,梁老师和另一个摄影大叔。听村里的小哥儿说,加車已经下雨一个月,这个早晨是第一个晴天,也或许是这个缘故,还带着湿润的雾气,才有了这样仿若仙境的可能。说是有人曾经在他家住了20天,都未能等来天晴,只好失望的离开。在后面的旅途中,又碰到了几波在我之后五一期间抵达加榜的游人,抱怨加榜不如想象中的美丽,而且人特别多,住宿成问题,早晨等日出放三角架的地方都挤不下去。只能说,缘分,这件事情,可遇不可求那。日出加榜之美,不需要用言语,无需再多图片,我有这个瞬间足以。一切都是因缘。
    加榜之日出自然是大片,情绪达到一个高潮。回到寨口,正好7:40,榕江遇到的小伙伴们搭这班车从加車-从江,拥抱告别,相约或许从江能再会。吃个早饭,日头已高,温暖的阳光洒落一地金黄。村口小吃店门口的两小板凳,趁着群山,都显得很有诗意,一幅面朝大山,春满花开之感。只觉得,不在这地儿坐着晒会儿太阳,吃碗热面,都辜负了这时光。于是屁股就自动挪过去黏上了。

    其实除了梯田,但是看着满山的绿,都足以让人流连,我原本就是被这给引诱到黔东南来的。初晴的山野,忍不住又去梯田间走了走,只想到那首”走在我们希望的天野上”。再回望村落,一面宁静,安详。木屋反射着柔和的光线,就觉得心里暖暖的,鼓鼓的。大片看完了,改走文艺走心路数。

    有了光,世界果然就不一样了。过了八点,拿着长枪短炮的人们都纷纷离开了,加榜梯田逐渐打开了脾气,于是只为加榜而来,或者更准确地说,只为加榜梯田而来。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专业人士们,没有人有耐心转身看看这个寨子,事实上它还狠完好,在这样的清晨日光中,树泛着透亮的绿,水静静的留,路还是曲折的羊肠,石头还是千百年打磨后的光滑,小黑猪悠哉地吃饲料,鸡霸气威猛的立在墙头和对门的鸡拉练嗓门,小孩围着砖砌的池子看大鱼,然后,没有外人,除了我这个奇葩。这儿,近在咫尺,就是一个桃花源。

    出门前纠结了许久,要不要带立拍得,想想还是带上了。虽然我也带了两包糖,看这一走下来,发现还是立拍得是更好地礼物。在寨子里逛的时候,从台阶走上去,远远看着老奶奶带着孙子,看背影就很温馨。于是走上前,跟奶奶说帮你们拍张照片吧。奶奶说好,于是趁着小孙子看着我,奶奶望着孙子的时候按了快门。捂出了照片,拿给奶奶看,奶奶惊奇之后指着照片示意没有拍到她得正脸,可是我觉得那种相对才是温情哦。奶奶还是很乐呵,拿给孙子看,邻居经过,又给邻居献宝,指指我。小孙子的妈妈出来干活,一家三口又看了一阵,妈妈转身朝已走开的我微笑。那个瞬间觉得好开心。

    加車和路过的党纽小学,都是类似的风格。童年都是一样无忧无虑的打闹,却有着望不见的将来。我也被多背一公斤、捐赠图书等影响和带动过,只是这些物质条件有时候其实并不缺乏,这里缺的,还是老师。加車小学有起个班,只有八个老师包括校长。一位老师给我看了他一周的课表,基本上一个老师一个星期要上超过20节课,从早上到晚自习,甚至到周末,都排得满满的,难得一周有两三节课的空档。这是山里小学的常态。这里的老师们都很年轻,基本都是80后,大部分都是从江本地人。周末还要上课,让我很讶异,我不知道这里的小学也已经压力这么大。乐观点想,或许这是件双赢的事,学生有可能可以去往更好地地方接受进一步的教育,校长老师也可以有所“政绩”可以上调或许离开这里。只是忍不住还是有一种忧虑,最大的忧虑在于,我完全无法说服甚至自己,读书有用吗?即使考取了大学真的还能改变命运吗?还是到头来发现不过是个玩笑?我实在没有信心。
    在学前班遇到一个也许叫小云的孩子,很清秀漂亮,很喜欢也很让我心疼。她得爸爸妈妈似乎是去外面打工,把她留在村子里。另一个男孩子说小云和他一起住,同一个姓,问是不是他妹妹,说我也不知道。给学前班的孩子和他们的老师用立拍得合影送给他们做纪念,孩子们都很好奇围着老师看。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小云,就送了一张早上的梯田给她,本来特别忧郁的小云才开心了起来。只是后来,我想我大概又好心办了坏事,下课铃声想了,调皮的大孩子们立马冲过来,调皮的男孩子立马抢走了小云的照片。原本只是忧郁的小云,这下两串泪珠挂下来,也不出声,但分外楚楚。我只好过去哄她,承诺等会儿再送给她一张,可是我又不敢当下去给。我知道我已经犯了一个错,让一个小姑娘在短短的时间里体会了得到与失去,我害怕让她再体会一回。只是,谁的人生不是不断再重复着得到和失去,而坦然接受或许才是最重要的能力。走的时候偷偷给老师再留了一张梯田的照片,拜托她无人的时候帮我转交给小云。真心的希望小云能有一个简单快乐轻松的童年。

    远未完,待续。
    原计划在加車村口等14:40加榜-从江的中巴去从江,临近中午回去收拾行李,遇上梁老师,就又凑过去聊天。梁老师正在看早上梯田的照片,真心羡慕他得状态,退休后管着自家旅馆,空闲时拍拍这他所熟悉的景、人、事。特别喜欢他给看的赶集的照片,给我仔细介绍了吊脚鸭,苗家人作客与招待的热情。可惜,短时间的旅行,太难计划到合适的赶集或节日时间。一如后来在肇兴,一个客栈阿姨兴高采烈地给我介绍肇兴的谷雨节,大叹没赶上太可惜,就在十天前,丢攸篓抹黑脸。大抵是侗族出嫁未满一年的女儿会在农历谷雨节气这一天回娘家,婆家会准备很多担东西带回来,主要似乎是乌米饭。之后男子会丢攸篓以示追求。攸篓越多说明女孩子越受欢迎,作为回敬,就要抹黑脸啦~一种说法是为了做上记号,第二天白天可以认出来追求自己的是谁。恩,谷雨节的热闹是在晚上开始,简直就是狂欢节哦!农历每个月的初三和初四在榕江从江一代有集市,我记得初四似乎是在停洞,可惜那天我已经在肇兴,时间上已无法回走。
    梁老师说加車小学有些孩子住在山的对面,来回往返需要经过一座独木桥,要下到山谷里,他很希望能把桥修一修。他说前些日子曾经下到山谷里,想让孩子们配合拍一组照片引起重视去呼吁,只是对于小布丁儿的孩子们来说,过桥似乎乐趣多余危险,这原本就是年少不识愁的年纪。之后在肇兴也和其他比较熟悉当地的人聊过此事,对此不置可否,说是话和人不可尽信,是嘴上一说,还是做实事到实处,有待考量。真是觉得有些悲凉,在我身边有不少的朋友越来越想尽绵薄之力,可是信任危机确实已经是面前的现实,选择什么机构或者什么途径去做善事,竟然成为首要思考的问题,也真是可悲之处,当下社会的没有道德底线和信任危机,才是最大的灾难那!只能祝愿山里的老师和学生们一切都好!默默地去寻找可靠的途径做点能做的事情。

    扯远了,回来。在梁老师家聊着天的时候,遇上了小猪,打算提前下山去路口等车可以早点到从江,于是改变计划找摩托车下山。加車的可爱再一次显现出来,村口小哥儿帮忙找车,电话打了一圈没找着人,又去村子里溜了一圈,还是没人。小哥儿指指旁边坐着的游人大叔,你们等会儿,我先去给他炒两个菜,完了我送你们下去......好家伙,果然都是多功能的,老板、伙计、厨师、驾车......等了一会儿有一摩托路过,问送我们去山下行不?可以。然后丢下锄头,敢情原本计划下地的,决定先接个活儿送我们下山再回来种地。于是,我就和小猪做一摩托车下山十公里了。那个感受,只能说太“销魂”了,人生仅此一次,再无下回。一路大拐弯下坡,管他男女授受不亲有的没的,我只管死死拽住开车大哥的衣服。中途大哥试图跟我聊天,我只牙缝里挤出一句:大哥,我这会儿讲不了话......没事儿咱还是甭玩这个。哦,两个人30块钱。
    大爱加車,再放两张!!再见!

    12点多回到党纽路口,结果才发现最早经过的车要到14:00,只能等。中间近距离观看了苗族大妈梳头,整个过程包括步骤12345,嘻嘻。大妈只能听懂很简单地汉语,但是依旧很热情,她住在宰便要去从江。虽然宰便到从江有直达的班车,可是为了尽可能地省路费,大妈先搭了一段摩托车到党纽。中餐仅仅带了两个馒头,还是招呼我们一起吃,鼻头酸酸的。大妈还带了一只鸟。在加車就发现很多人家养鸟,甚至下地都会带着。原来养的是画眉,他们有斗鸟的习惯。这不,旁边另外一大叔也带着一只,于是把两只放一起,你们练练吧。顺便说一句,大叔背后那小娃,睡得那个世上无敌香啊,一个多小时里从未醒过,无论大叔走到哪里,都是一副仰天长睡状。。。拜倒。

    欢欣鼓舞的看到宰便-从江的车开过来,结果司机无奈地冲我们摇手,满员。于是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等加榜下来的14:40的车,一个是包车。第一个方案很不保险,满员的风险太大,而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摩托下来了总不至于再上去。于是只能第二个方案,包车到腊娥大桥,价格槓摃滴,150不议价。还好路口又遇到孟大哥伉俪,四个人想想还能接受,走吧。对了,得捎上苗家大娘。于是招呼大娘过来搭我们的车。到腊娥大桥的时候,大娘一次拉着我们四个的手说谢谢,那笑容和真挚,会让你觉得以后都要坚持做点滴的好事。
    到腊娥大桥,正好赶上前面没能上得了的宰便-从江,一个半小时颠簸后到从江汽车站,这一路真是灰尘满天,从江就是一大建筑工地啊。孟大哥他们也正好去小黄,于是继续一起找了两车120到小黄。途径高增和岜扒,高增已经给翻新的差不多了,岜扒看着还不错,短暂逗留了一下。司机师傅在从江开车,确实广西人,离从江很近,于是每天跨省拉活,大哥介绍说贵阳的驾驶证很麻烦,费用多不说还要参加各种培训讲座,于是他干脆改回广西的立马省事了......岜扒逗留顺便围观了下村民的名字,原来还很有意思。父亲的名字是跟着孩子变的,所谓以子名亲制,第一个字为姓,第三个字是孩子的名字,中间加一个“乃”字,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名单上一路都是类似的,大抵就是你名字就是某人他爸,哈哈。有些不同的姓,中间加的字会略有不同。

    终于,我们到久负盛名的大歌之地小黄啦~最巧的是,早上拥抱告别的婷婷姐、张大哥在游过岜沙和黄岗之后也正好抵达小黄,有缘总是再见!
    在小黄听了两场大歌,一场是刚到小黄和婷婷姐、张大哥他们一起我们自己请得表演,只有六个侗族姑娘唱了五首侗歌,特别纯粹和震撼,只有歌声。另一场是晚上蹭的另一个团的表演,20多个人的表演,只能说在商业化运作之下演的成分过多,大大降低了歌的比重,失了精髓。所以,更怀念那个黄昏,就我们九个人围着六个侗族姑娘纯粹的歌唱。一开嗓,那种高亢,仿佛就一路顺着鼓楼往上空不断地延伸,没有尽处。在出发之前,买了一本潘英年的《黔东南山寨的原始图像》,其中介绍到小黄,才了解到所谓大歌,是指多声部演唱。小黄人天生爱歌唱,从小就会被编入相应地歌部,与歌部的小伙伴一起成长,可以说是他们社交和生活的重要部分。小黄大歌已经是声明远扬,而另一处有名的大歌是在宰荡,两者略有差别,不过我这种门外汉大概是分不出的。在加榜梯田的时候遇到一个大哥,说起他们误入宰荡,有幸听到宰荡大歌的经历,只用天籁形容,当时颇为向往。这一回,也算略略解了馋。真是生活的大歌和表演的大歌,两者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还好我们有这美妙的黄昏歌声萦绕。

    小黄的其他部分,说实话,颇为让人失望,“建设”还是“破坏”当中,感觉有些脏乱。大歌表演都被挪到新建好的鼓楼,其实还是老的才有味道啊。
    这是新的,在一个新的广场上,晚上会有奇怪的灯光。。。我只想说,天气很好,天空很蓝,云朵很漂亮。。。

    这是老的,带着一圈回廊~

    看完晚上的“大规格”表演,住在老的鼓楼旁边的一户人家。有一个14岁的小妹,很漂亮,很能干。忙里忙外利落的帮忙,给我们安排房间,安排吃饭,忙的一头汗水。回去后没事儿和小姑娘聊天,小姑娘在从江现成读初中,小小年纪已经要寄宿。特别的羞涩,觉得读书很辛苦,每天写作业都要到半夜才能睡。以前小学觉得成绩还可以,到初中立马觉得压力大了,特别是英语。比起县城的孩子,英语学得晚觉得跟上很吃力,也有些不自信。和小姑娘分享了一点自己的体会和经验,反正就两点或者说一点呗,胆大皮厚,多听多背多说吧。聊小黄的变化,小姑娘很怀念当年的木楼,十年前,小黄还都是木楼都是树,路上都很干净,不像现在。只是木楼太容易出火灾,每年都要有几回,于是大家纷纷盖起砖房,政府拦也拦不住,这种冲突总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想看原生态,却是承受不了原生态生活的代价的。如今的小黄人事实上唱歌已经不是那么多了,朋友正好跟我说觉得更喜欢小黄的小歌,婉转如歌如诉,便央着小姑娘给唱一首,小姑娘腼腆的唱了一首童谣,真的好听。唱完说她得声音不好听,她妈妈的才好听。总是这么羞涩,其实只是声音不是侗族常见的高亢型的,而是低音,可是很有味道。小姑娘的妈妈听不懂汉语,小姑娘帮着我撺掇妈妈唱一段,真正是和大歌不同的味道,但好听!唱到中途,小姑娘自动的加入进去和音,感觉真棒。不过阿姨说,现在已经好久不唱啦~~希望现代化的生活方式不要太多破坏他们生活原本的悠扬,不要惹上太多都市人的焦灼,不要在忙碌的经营中停下了歌唱。正如小姑娘所说,“我们原本唱歌,都是在地里边干活边唱得”。
    小黄的夜晚,感谢小姑娘,会记得我的承诺,从HU给你寄明信片的,一定!

    p.s.小黄的住宿条件相对比较艰苦,村口两家可能新修的好一些,我们去的当天有团都住满了。村子里普遍的没有独立卫生间,洗澡不是很方便。
    Day3(May1,大晴天),小黄(7:30)-黄岗(8:40),大约路程是5公里,从小黄的村子里面有一条路上去就能到往黄岗的公路。我们一行四人徒步过去,大概70分钟。如果负重,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开始至少一公里持续上坡,很考验诺!如果小黄-黄岗(逗留)-从江,包车价格在200左右。黄岗基本上没有车返回,还好我们留了小黄司机的电话,过来黄岗接我们送到从江,170元。从江(13:00)-肇兴(15:00),开始一段沿河公路很漂亮,两边林荫道。中间有一段路比较糟糕泥泞,但是时间比想象的短,两个小时就到了。肇兴收费100元,学生证50元。据说还有团体票80元,30元或者面包车偷渡之类。我个人不支持套票,只希望票价合理,还有就是收入要能补贴当地村民和生态保护就好了,当然也知道是奢望了,哎!

    吃完早饭,和孟大哥、小猪合计一下,大家时间都挺宽裕,临时决定去黄岗。得嘞,看着天气分外给力,蓝蓝的天,舒爽的温度,背起包走起。之后发现,似乎每天五公里拉练,成常课了:D。看这天气,能不去好好吸氧嘛~

    五公里的距离,却像是两个世界。小黄已经被“现代化建设”吞噬得有些面目全非,黄岗在五公里外的山里,还基本保留着原始的样貌。在加榜、黄岗和后来的肇兴、堂安,都会看到当地人一样的背篓,里面放着刀具,背篓都是纯手工制作的。

    去黄岗的路上,还遇到了砍柴回去的农夫,两担柴火看着个头不大,实际上沉得很,碰上大叔让我们试一把,我试着提一提勉强提起来,孟大哥也把握不好技巧柴火担一上肩就滴溜溜转,倒是小猪挺有架势担起来往前走的挺扎实,行啊,那就帮着大叔抗一段呗~

    黄岗还保留着很多传统的方式,比如猜猜摩托车后座的这些篓子是干甚的?

    抓泥鳅的哦~一路经过,真的可以看到好多鱼~
    刚进村,就看到超级环保的人工脚踏实式脱粒机~大叔踩的很欢,看这么这群土人这么好奇,真是太没见识了,哈哈。

    路过的大妈这担子也是挑的够姿态优美,一脸的笑意~

    这儿的每个人都还是在自己的生活里,看起来就是悠然自得,特别的和谐,我们这群误入的人看着都跟着舒缓下来。整个寨子里几乎没有车,特别的安静。黄岗的人也都很爱干净,一早上,好多人都在各自清理自家门前的牛粪。虽然黄岗依旧是有些残破的老房子,路也不是十分平整,但走在寨子里,还是觉得很整洁很舒适。
    黄岗太让人欣喜了。人还是这儿的人,鼓楼还是这儿的鼓楼,安静还是这儿的安静。

    各处的鼓楼内常常挂着荣誉锦旗或者奖状,还有这样的木板写着当年的节气~

    走到村寨的最深处,我们退出村外,爬到半山坡,九点的黄岗沐浴在一片温暖的晨光中。远远的能听到鸡鸣狗叫声隐伏其间。看着一条清渠穿寨而过,弯弯曲曲将寨子分为两半,前面多为住处,后面多为粮仓,以防火患。

    在高处还听到隐约有大歌传来,遂下山循迹而去,歌声渐隐,未能找到,但那种感受已在心间。

    看到此物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看啥用了,太印象深刻了!此物该是最为环保节能的了吧,哈哈哈!
    再看一眼充满笑容的黄岗人,一个愉快松弛的早晨!这儿的人,依旧在门前晒着太阳,在土灶支大锅煮着,在水塘里洗刷;孩子们依旧自顾自的玩着,向你微笑跟你说“你好”,不会问你有没有糖。黄岗小学的门口立着两块碑文,一块还是清朝宣统年间的,写着“公约”字样。
    游黄岗强烈建议清晨或者黄昏,和煦的光线投射在木楼上晕黄的色泽,温暖人心。配上这难得的宁静,真是享受~

    走完黄岗回到从江,孟大哥伉俪往都匀,小猪往凯里,我去肇兴。萍水相逢,又挥手再见,只是我们的记忆里都有淳朴自然的世外桃源——黄岗。

 

 

    注:从江县政府网“走进从江”版块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有些因无法联系作者或查明出处而未加以注明,如原作者有异议,可通过网页下方“联系我们”中的任意方式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根据原作者要求进行更正或撤下相关文章,对此,本站深表歉意。非本网站原创作品版权属文章作者本人所有,若报刊、出版社拟选载相关作品,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分享到:
0
上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