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从江 > 养心之旅

古树与民风——从下江古榕说起


字体: 点击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从江县有个下江镇,下江镇有座关帝庙,关帝庙门前有棵古榕树,人们称之为下江关帝庙古榕。这棵古榕树有人说它是千年古榕,也有人说它已经历了600多个春秋。我是孤陋寡闻,无法知道它的实际树龄,不过,它比在从江这块土地上改土归流,正式建立政权的时间来说,可能要长得多。据《侗族通览》记载:“此树植于明代初期,现高34米,离地面1米处胸围14.75米,覆盖面积3200平方米,树枝分9杈,其中6杈的圆径在3米以上,在9杈分开处,形成一个小坪,可容数人围着桌子下棋。”这棵古榕算得上是从江的榕树之王了。它虽然经历了漫长岁月的风风雨雨,人间沧桑,但仍然枝叶繁茂,生意盎然,未显衰老,这不但得益于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也得益于爱护林木的民间古风。

  在从江这块土地上,人们历来都有植树造林、护林爱树的传统美德。人们常说的谚语就有“大树保村,长老保寨”;“山要森林人要衣”;“山坡有绿树,江河有清水”;“千杉万桐,子孙不穷”;“栽树是徒弟,管树是师傅”。他们崇尚树神,称大树是“保命树”。初一十五,逢年过节,常见有人拿着香烛、纸钱去供奉树神。向树神求福求寿,求子求孙,顶礼谟拜,甚至把树当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要说爱护树木,崇尚树神,是从江先民们的个人行为,那么,在民间盛行的视为具有至高无上约束力的规范民间行为、调整民间社会关系的习惯法——款碑、款约、石头法、乡规民约对保命树爱护林木也有着明确而严厉的规定。

  这些民间自行制订的习惯法,是国家法律法令的补充,有效地调整民间的社会行为。有文字记载最早的要数清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七月初三日立的《高增寨款碑》。该碑全文十二条,第二条就是“议砍伐山林、风水树木,不顾劝告,罚银三千文。”处罚最重的莫过于清代小黄人吴万海组织制定的二千九款款规,其次是“能秋囔尝”埋岩石头法。前者规定:“凡进入封禁的山林砍柴一挑,伐杉、松木一株,罚黄牛一头,白银五十两,大米100斤,泥鳅120斤。”后者规定:“不许砍护寨树、风景树,不得破坏公共森林,不许盗伐‘埋岩’两旁树木,违者罚银20两。”清代官员俸禄七品知县年俸不过55两,朝廷一品大员也只有180两。可想而知,这样重的处罚,谁还敢去动一动这些神圣的林木?故意砍伐林木行为的处罚是十分严厉的,对那些过失毁坏林木的行为处罚亦不轻。比如清道光年间各地大款在黎平腊洞举行联款形成至今仍流传于六洞、二千九地区的《十二条款约》(理词)是这样规定的:“……哪个用火不慎,烧毁杉山柴林,除了赔偿损失,还要杀猪打平”。清末形成的《公众禁约碑》也有规定:“……烧毁山林杉木,一经查实,除赔赃外,罚银五百毫,以充公用。”

  我想,在从江这块三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繁衍着数以千计的物种,特别是生长着不少像红豆杉、银杏、伯乐树、十齿花、半枫荷、翠柏、秃杉、香樟、楠木、红豆树、马尾树、香果树、鹅掌楸、榉木、檫木、白辛树、小叶红豆国家级保护珍稀树种和观光木、尾叶樟、黔桂润楠、栓枝润楠、闽楠、光枝楠等省级保护树种,还有一些分布于各村寨胸径一米以上的古、大、珍稀树木,以及封山育林达200余年的托苗大山、唐古坡、佰你大山、翠里大山保持着边片的原始森林状态植被,这是与从江先民爱树护林分不开的,这也是为后人留下的一笔不可估量的巨大财富。在我们的手里不但要保护好,并且要一代代地传下去,决不允许那些唯利是图的人们去染指。

  走笔到这里,我又想起在《从江县志》中记载的清光绪年间高增寨首吴老敬自幼一心栽树,勤劳半世,辛苦一生,杉木满山,大小数万株,并且立碑告诫后人:“千秋万代,警告子孙,不许妄故乱伐。”我想,如果那时候也像现在这样评选十佳人物或者造林模范的话,非吴老敬老先生莫属。当今,中央政府采取退耕还林,投入巨额资金,大规模进行长防、珠防工程林建设,号召大众植树造林,绿化美化环境,大力推进生态建设,保护地球,保护母亲河的举措,一定深得民心。这一举措在从江不但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而且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只要当地各级政府精心规划、认真组织,这一宏伟目标定会早日实现。

 

    注:从江县政府网“走进从江”版块部分作品来源于互联网,有些因无法联系作者或查明出处而未加以注明,如原作者有异议,可通过网页下方“联系我们”中的任 意方式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根据原作者要求进行更正或撤下相关文章,对此,本站深表歉意。非本网站原创作品版权属文章作者本人所有,若报刊、出版社拟选 载相关作品, 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分享到:
0
上一篇:

相关阅读